房地產市場持續多年的調控政策,似乎已到十字路口。最近,不少二線城市的房價出現鬆動,甚至像北上廣深這樣的一線城市也出現降價銷售的樓盤。繼溫州傳出上報取消限購政策的消息後,長沙、杭州等多地也在醞釀和討論鬆綁限購政策的可能性。據悉,一些地方正醞釀推出促進房地產市場穩定發展的政策。
  本輪房地產調控持續至今,終於使原來似乎鐵板一塊的市場出現了鬆動,特別是一路向上的房價在不少城市開始出現掉頭向下。在此關鍵時刻,原有的調控政策要不要調整,這引起了市場的高度關註。我國房地產市場形成以後,迅速成為政府“GDP工程”的一個重要砝碼,房地產業被作為拉動經濟發展的一個“龍頭產業”來扶持,同時也成為地方政府壯大地方財政的一條重要渠道。為了推高GDP,國家長期奉行投資擴張導向,輔之而出現的便是貨幣擴張,使房地產市場獲得了充沛的信貸支持。這不僅造成了房價的長期上揚,而且使房地產市場出現了投資投機的功能,這個功能甚至蓋過了其居住功能。在此情況下,很多城市實行商品房限購政策,其目的是為了將投資投機力量驅趕出市場,而市場購買力量的減退當然也能對房價產生影響。
  但是,這種以限購為主要手段的調控,是行政力量干預市場的一種表現,它與調控之前政府對市場的積極拉抬其實是“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”,所起到的效果都是對市場化的遏制,也強化了政府在市場中的作用。因此,我們在肯定限購的正面作用的同時,也必須看到它對房地產市場的市場機理的損害,它只能是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,而不應成為一種“長效機制”。目前,我國正積極推進政府行政職能的改革,斬斷政府“亂摸市場的手”,這種用行政措施來干預市場的手段已越來越不能適應改革要求。因此,一些房價已現鬆動的城市,適當調整原有的調控政策,包括鬆綁甚至取消限購政策,是符合全面深化改革這個大目標的。
  當然,中國是個大國,房地產市場在各地有很大差別,這就決定了不能用全國統一的調控政策來要求市場。由於以往房地產過熱,導致一些三四線城市的商品房供應嚴重過剩,以至出現了“鬼城”。在這些城市再實行限購政策不僅多餘,甚至有害於社會經濟的穩定發展。至於一二線城市,則應該根據不同城市的特點實施不同的政策,一些商品房積壓過多、房價跌速過快跌幅過猛的城市,應註意這種趨勢產生旁逸效應,對地區社會經濟運行產生不良影響,因此對原有的調控政策進行調整也是必要的。而對像北上廣深這樣的一線城市,由於房價仍然高昂,併在限購政策之下仍有飽滿的購買力,因此繼續實行限購政策仍是必需的,但即使如此,這些地方也應積極創造讓限購政策退出的條件,讓市場機制來發揮作用。
  調整限購政策,讓人最為擔心的問題是可能引起投資投機力量的卷土重來,從而再度引發房價暴漲,使幾年來的調控前功盡棄。其實,投資投機力量之所以一度成為房地產市場的“主流”,正是由於政府在其中產生了利益追求所造成的,只要政府規範好自己的行為,不再明裡暗裡對投資投機力量持支持態度,而是以務實態度切實解決好保障房,讓每一個民眾都能實現“住有所居”的目標,房地產市場的投資投機功能就會減退,這股力量即使存在,也不致膨脹為讓社會高度聚焦的一個嚴峻問題。
  (作者為財經評論員)
  周俊生  (原標題:房地產調控政策是否該局部調整)
創作者介紹

自愛

kpwqivt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